ImploRer.

我快乐
也快乐的不快乐.

两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我时常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空白
就是什么都没有的那种
干净到令人窒息的「空」
白的刺眼 白的心慌

这种白出现在我过往的记忆中
还有恍神的片刻
和我回想起你模样的时候

我觉得这些惹人厌的空白里
本该是放满着什么的
我的快乐或者是别的东西

但是什么都没有

抬起头来 身边的每个人头上都只有一块电视屏幕
就像接受不到信号一样
发出嘈杂声音的雪花
听起来像是在嘲笑我

诸如此类反复无常的折磨着我

我如此熟练的捧起你的脸颊
可你是谁呢?



两个幼稚鬼哈哈哈哈哈哈哈

se désespérer.

Rêve✨


你是繁荣的 也是衰败的

你是最初的 也是最后的

当无数的星河幻化成繁花

当云间的黄昏为你铺路

你披星戴月 脚踏万年的光云和银河

太阳与月亮只为装点你眉间的永恒

璀璨的群星变作你的华服 如白昼般夺目

你的瞳孔中盛满未曾见过的极光

只轻轻一撇 我的灵魂已有归宿

💛

我的爱 我的恨
我的无力与卑微
我的鲁莽与愤怒
我不堪一握的须臾妄想
我暗地滋生的晦暗心思

你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你愿意拿什么来交换
你丑陋的面容 喑哑的声音 残破的旧衣?
你晦暗的心思 阴沉的表里 一文不值的爱?
我看也就这颗心仍旧闪闪发光了吧"


睁开眼
入目的皆是大片大片的白
意识渐渐回归身体
而能接收到的只有白色  白色的天花板 白色的病房  白色的床单  白色的仪器和吊瓶 
可怕的冷漠与疏离

我猛然想起了什么  坐起身紧紧的扒住面前的医生  剧烈的动作带起了数根连接在我身上的线  针头从皮肤里弹出  殷红的血液溅在了结白的床单上

"她人呢??"
不,不对
她没事 她没事
回想起来什么的我 松了一口气  医生显然被我吓得不轻  他懵了一下 赶忙帮我把针头插好  好让那些该死的透明液体继续流进我的身体

大概是刚刚清醒的缘故  我直到现在才完整的回想起来之前的事情
是啊  她没事  她还来找过我  她看起来没受什么伤  只是紧缩的眉头让人有些担心 
"我们别再见了。"她抬起头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奇怪极了——大概因为里面包含了许多许多种她想表达却未能表达的情绪
她说  我们别再见了 
最后的最后摆了一张她自以为叫"冷漠"的脸

回忆结束
我所能想起来的最后一幕大概就是这样  她用冷漠至极的语气  说了判决我人生的六个字  如此轻易 如此迅速  又如此不容更改
更令人难过的是  我不想挽回  也不能挽回 
因为我也明确的知道  如果继续留在她身边  会给她带来怎样的伤害
是啊  又能怎样
这一切的一切  那该死的女巫不是早就宣布了吗  这是我们彼此都已知的结局  就该是这样  只不过我一拖再拖的终焉还是来了

如此令人绝望
我知道  我的长明灯要熄灭了


我让医生走时把灯关了
黑暗总比白晃晃的墙面好 对于我来说 栖身于黑暗才是充满安全感的方式
但我竟不知从何时起不那么能适应黑暗了

不是这样的
回想起每个索伊陪我度过的夜晚 床头上是柔和的灯光 索伊讲着一个个可爱又新奇的故事  我比那不堪从前的每一个夜晚都更容易入睡  灯光散发的温和光晕和她栗色的长发渐渐融为一体  意识涣散的同时  我的眼前只剩一片温暖的海洋  就那样在索伊怀里安稳睡去

我竟变得这样不堪忍受黑暗
可我的从前明明只有黑暗

离开也罢
我目光游离的盯着机械仪器散发的微弱绿光  一瞬间仿若巨大怪物的瞳孔  好似在提醒我  我已经彻底失去了我的索伊 和往日的温暖 
但我却必须盯着它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恍惚间有人在轻抚我的脸